2022-05-24 23:06:45 热度:

“阿、啊、呵”,怎么使用才规范?

表示语气的词语看似简单,其实,要做到规范使用,也需要花费心思钻研。

比如,“阿”“啊”“呵”在不少文学作品中都作为语气词使用,它们有什么区别?怎样使用才规范?李加旭先生梳理了词典标注和出版物用例,认为使用“啊”最合规。

请看——

 

01

 

“阿”“啊”“呵”是常见的三个字,它们之间的区别令不少人感到困惑。

其原因是,这三个字在不少文学作品中都作为语气词使用。

下面略举几例:(1)“阿呀,那还了得。

”坐在后排的一个二十多岁的人,很现出气愤模样。

(鲁迅《药》)(2)阿!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,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。

(鲁迅《故乡》)(3)是啊,你是兵嘛。

[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、萧克《浴血罗霄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2月第1版、2013年12月第2次印刷)](4)这样多呵!(《浴血罗霄》)(5)呵!就是你呀!(《浴血罗霄》)以上是使用“阿”“啊”“呵”三个语气词的例子,从汉语言文字发展史角度说,用得都对。

下面具体谈一谈。

02

 

第4版、第5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在《凡例》“2字形和词形”的“2.1”项说明中指出“繁体字、异体字加括号附列在正体之后”。

于是,这两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,“啊”作为叹词时,标注为“啊(呵)”;作为助词时,标注为“啊(阿、呵)”。

可见过去曾把“阿”“呵”作为“啊”的繁体字或异体字。

鲁迅先生生活于从文言向白话过渡的时期,那时没有繁体字与简体字之分,也没有不能使用异体字的规定。

鲁迅先生在其著作中用“阿”作语气词(叹词)当然是对的,后来有人用“呵”,也不算错。

汉语言文字发展到今天,书面语的使用有了国家规定,除地名、人名和古籍版本中可以使用繁体字或异体字外,一般出版物不能使用繁体字、异体字。

语气词(叹词、助词)用“阿”“呵”算错误用法,只有“啊”为规范写法。

最新的第7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,“阿”单列词条,注明作前缀使用,用在人的排行、小名或姓的前面(如阿大、阿宝、阿唐)和某些亲属称谓的前面(如阿婆、阿爸、阿哥)。

因此,现在的出版物上,叹词、助词中很少用“阿”了。

第7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在对“呵”读阴平(ā)、阳平(á)、上声(ǎ)、去声(à)、轻声(·a)时的五项标注均为“同‘啊’”,这给当前使用语气词(叹词、助词)造成了困扰:是用“啊”还是用“呵”,或是用“啊”“呵”都可以?于是,出现了像《浴血罗霄》这样一会儿用“啊”,一会儿用“呵”的前后不一致现象。

根据国务院最新公布的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修订的第3版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,已把“呵”的阴平(ā)、阳平(á)、上声(ǎ)、去声(à)、轻声(·a)的发音排除了,据此,“呵”当然也就不作语气词(叹词、助词)使用了。

“呵”被标注为发hē和kē音的字。

发hē音时,有三个义项:[动]大声斥责▷~斥|~责;[动]呼(气)▷~了一口气|~了~手|一气~成;同“嗬”。

构成的词有:呵叱、呵斥、呵呵(呵呵地笑个不停)、呵护、呵责(厉声~)。

发kē音时,标明“呵叻(kēlè)[名]地名,在泰国”。

根据第3版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的标注,现在作为叹词、助词使用的只有“啊”,“阿”“呵”已不再作为叹词、助词使用。

03

 

关于“啊”,第7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、第3版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的标注基本一致:“啊”读a的4个声调时,每一个声调表示一个含义,4个声调均用作叹词;只有发轻声(·a)时用作助词,用作助词时有多个义项,存在变音现象(变为“呀、哇、哪”)。

这样就把“啊”作为叹词和助词的使用说得相当详细,但同时也显得有些烦琐,让人眼花缭乱。

为便于读者掌握其用法,笔者将“啊”的使用分为三大类(用于句首、句中、句末),并举例说明。

用在句首 第一,表示惊奇或赞叹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(6)啊!太感谢您老人家了!(《浴血罗霄》)第二,表示追问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7)啊?你到底要不要脸,啊?……[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、格非“江南三部曲”之《春尽江南》(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4月第1版、2015年8月第4次印刷)]

第三,表示惊疑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8)啊!这么说我来迟了?[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、麦家《暗算》(作家出版社2011年12月第1版、2012年7月第4次印刷)]

第四,表示明白过来或赞叹、惊异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(9)啊啊……想起来了……[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、古华《芙蓉镇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11月第1版、2013年8月第1次印刷)](10)啊,成功了!(《暗算》)

用在句中 第一,表示稍作停顿,让人注意接下来的话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1)呃,这个人啊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,怎么说呢?(《暗算》)

第二,用在列举的事项后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2)可是桂桂是个实在人,不声不气,每天来铺里挑水啊,劈柴啊,扫地啊,上屋顶翻瓦检漏啊,下芙蓉河去洗客栈里的蚊帐、被子啊。

(《芙蓉镇》)

第三,用在重复的动词后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3)她跑啊,跑啊。

(《芙蓉镇》)

第四,用在呼语后,表示和缓的语气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4)老谷啊,你要想宽些,准定是有人搞错了,搞反了。

(《芙蓉镇》)

第五,表示欣然同意或肯定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5)是啊,你干妹子是个弱门弱户。

(《芙蓉镇》)

用在句末 第一,用在感叹句末,表示增强语气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6)这是何等明亮、何等光辉的景象啊![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、刘白羽《第二个太阳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11月第1版、2020年3月第3次印刷)]

第二,用在陈述句末,使句子带上一层感情色彩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7)唉唉,战争年代的指挥员啊,是战士的兄长,甚至像战士的母亲啊!(《芙蓉镇》)

第三,用在祈使句末,使句子带有敦促、提醒的意味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18)你小子可不许在这儿留一手啊![第二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、刘心武《钟鼓楼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11月第1版、2014年5月第2次印刷)]

(19)快说!你快说话啊!(《暗算》)

第四,用在疑问句末,可使疑问句语气缓和些。

请看下面的例子:

(20)老陈说:“这人,怎么这么凶神恶煞的啊?”(《暗算》)

04

 

“阿”“啊”“呵”用作语气词时,最规范的就是“啊”。

虽然第7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仍把“呵”作为发a音的词,并在“呵”五个条目中标出“同‘啊’”,但它对“呵”不再作任何解释。

按照对“同”“又作”等字眼的一般理解,凡是有解释并有用法举例的词为首选词,不作解释的词为非首选词,因此,我们应该使用首选词。

况且第3版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已把“呵”从发a音的词中排除出去了,表明“呵”不再作叹词、助词使用。

此外,有的语法书标注“啊(呵)”并说“呵”同“啊”,但只对“啊”作详解,对“呵”不作任何解释,而且对“啊”的注释既不分五个音,也不分叹词、助词,统一称“语气词”。

 

综上所述,过去都用作语气词(叹词、助词)的“阿”“啊”“呵”,现在分工已明确:“阿”读ā时用作前缀,读ē时多用作首词素(如阿附、阿谀等);“啊”发a音时的四个声调和读轻声(·a)时用作语气词(叹词、助词);“呵”不读a音,主要读hē音,用作动词。

现在三个词的分工已明确,不能再混用。

(改编自《语言文字报》2022年5月11日文章《“阿”“啊”“呵”如何规范使用》;

下一篇:没有了

怎么使用规范

推荐阅读

“阿、啊、呵”,怎么使用才规范?
表示语气的词语看似简单,其实,要做到规范使用,也需要花费心思钻研。 比如,阿啊呵在不少文学作品中都作为语气词使用,它们有什么区别?怎样使用才规范?李加旭先生梳理了词典标注和出版物用例,认为使用啊最合规。 请看 01 阿啊呵是常见的三个字,它们之间的区别令不少人感到困惑。 其原因是,这三个字在不少文学作品中都作为语气词使用。 下面略举几例:(1)阿呀,那还了得。 坐在后排的一个二十多岁的人,很现出气愤模样。 (鲁迅《药》)(2)阿!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,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。 (鲁迅《故乡》...[详细]
2022-05-24
尔的拼音、部首及组词、意思
尔(爾) 拼音[ěr] ▲图示 《説文解字》: 爾,麗爾,猶靡麗也。 从冂从 㸚(l) ,其孔 㸚 ,尒( ě r)聲。 此與爽同意。 《农政全书》中南络车图 窗牖疏朗 在甲骨文和宗周金文中,第二人称还没有尔的例证,只有女(即汝)何乃,其中女(即汝)最为常用;余秀忠、李品秀在《释尔》认为:女汝为古今字关系,最早是女表示第二人称代词,后因汝与女音近(女、汝皆为日纽鱼部),汝才借用作你,又因为尔与汝音近,尔才借用为汝表示第二人称代词到了先秦,尔作第二人称已相当普遍,并且开始虚化,还可作语气词和助词;为了分化词...[详细]
2022-03-30
  • 尔的拼音、部首及组词、意思
    尔(爾) 拼音[ěr] ▲图示 《説文解字》: 爾,麗爾,猶靡麗也。 从冂从 㸚(l) ,其孔 㸚 ,尒( ě r)聲。 此與爽同意。 《农政全书》中南络车图 窗牖疏朗 在甲骨文和宗周金文中,第二人称还没有尔的例证,只有女(即汝)何乃,其中女(即汝)最为常用;余秀忠、李品秀在《释尔》认为:女汝为古今字关系,最早是女表示第二人称代词,后因汝与女音近(女、汝皆为日纽鱼部),汝才借用作你,又因为尔与汝音近,尔才借用为汝表示第二人称代词到了先秦,尔作第二人称已相当普遍,并且开始虚化,还可作语气词和助词;为了分化词...
  • “阿、啊、呵”,怎么使用才规范?
    表示语气的词语看似简单,其实,要做到规范使用,也需要花费心思钻研。 比如,阿啊呵在不少文学作品中都作为语气词使用,它们有什么区别?怎样使用才规范?李加旭先生梳理了词典标注和出版物用例,认为使用啊最合规。 请看 01 阿啊呵是常见的三个字,它们之间的区别令不少人感到困惑。 其原因是,这三个字在不少文学作品中都作为语气词使用。 下面略举几例:(1)阿呀,那还了得。 坐在后排的一个二十多岁的人,很现出气愤模样。 (鲁迅《药》)(2)阿!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,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。 (鲁迅《故乡》...